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你是唯一的陆千帆_散文网

来源:咖啡文学网    时间:2021-08-28




有人问我情是什么,那时候我还没有遇见你,于是我对他说,就是为了一个人奋不顾身的勇气。后来,我遇见了你,也终于更新了爱情的定义。爱情就是两两相忘最后却依然刻骨铭心的。

【一】 一见钟情

新生入学的时候,我坐在第一排的位子上左顾右盼,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地等着做自我介绍。当班主任终于结束了滔滔不绝的讲话,随手指了一下我,状似和蔼可亲地说:“这位同学,就从你开始做简单的介绍吧。”

于是我趾高气昂站起身走上讲台,站定后深吸一口气正要说话,喉咙里的字眼马上就要冲撞出来,结果被一句声音洪亮的“!”给打断,我结结实实的噎住了。带着旺盛不满情绪看向门口,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你,陆千帆。

该怎么形容那一眼呢,仿佛你我之间全部的距离都化为须有,那一刻,我的眼睛里全是你,只有你。

你穿简单的格子衫,袖口的扣子不系,带着一点落拓的感觉向上撸起,清爽的发型下点缀着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睛,眉开眼笑的神情,完全没有因为迟到而感到抱歉。你在我有些呆滞的眼神中解脱,冲全班挥挥手,大摇大摆地说:“大家好,我是陆千帆。”然后你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刹那间晃花了班里花痴的眼。你调皮地眨了一下眼睛,伸出你纤长的食指和中指,在额头处一点,向角落里的班主任打了下招呼。( 网:www.sanwen.net )

那一天,你完全抢了我的风头,让我像个傻瓜一样愣在讲台上,忘记了满腹的长篇大论。就连班主任都没有重视我这个全校第一名,而把全部的喜欢无条件送给了你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

陆千帆,说实话,你这个人还真是比较容易让人对你一见钟情。

【二】我喜欢你的笑

开学后的第一节体育课,你穿一身耀眼的白色运动装,纤尘不染的白色衬托出你独特的气质。你干净的笑容在太阳下显得格外夺目,也许是那一日的阳光有些刺眼,以至于到后来的后来,我都还能记得那时候你冲我咧嘴一笑的灿烂。

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是个运动健将。二百米速跑你轻轻松松超越了所有人,回过头冲跑道边上的花痴女生摆手,我冷眼旁观那些女生羞红了脸,拽着裙角一副的模样,装的和什么似的。就在我不屑撇嘴的时候,一个高挑的女生走到你身边,给你递了一瓶红茶。你笑着接过,仰头喝下去,然后,你搂住了她的腰,亲昵地说:“媳妇,累死我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某一处忽然就有些痛。我转过身,捂住了胸口。

那一天,一向爱现的我像只鸵一样窝在阴凉地,看着你和她两个人出双入对。她一身黑色运动装和你甚是相配,举手投足间大方得体,就连微笑的弧度都是那样的自然完美。那是我第一次到嫉妒的感觉,我压低帽沿,静静听着旁边女生谈论你们的。她们说,她叫叶汀。

你为了叶汀打过架,退过学,蹲过级。你是不折不扣的坏学生,和我这门门功课全优的高材生相差甚远,我们不是一类人,可是我却总是想去接近你的世界。

体育课下课后,我懒懒站起来,习惯性踢着石子走,忽然看见石子路上一颗闪闪发亮的东西。走近一看竟然是一枚戒指,我捡起那枚精致的钻戒,发现那上面刻着:“L&Y”。

陆千帆和叶汀,两个人姓氏的大写字母。

我把戒指放在掌心仔细打量,我想,陆千帆,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这开始的吧。

那天我傻傻的站在原地,来找戒指。我等了一天,直到傍晚,我才看见一脸焦急的你。你一路低着头,仔仔细细在地上寻找,我摊开掌心,用手指戳了戳它,然后走到你身边对你说:“同学,这个是不是你掉的?”

那一刻你的表情简直可以用惊喜来形容,你开心地抓住我的肩膀说:“小癫痫病能活多久,真是太谢谢你了,你就是我的恩人啊!”

我推开你的手,抬着头看着比我高很多的你。也许是那仰望的姿态太明显亦或者只是因为你找到戒指太开心,以至于你拍着我的头说:“小妹妹,你真可爱。”

其实我当时特别想对你说,谁是小妹妹啊,我们是同班,我叫连希。可是我却沉溺在你的笑容里,久久没有回神,我是如此喜爱你的笑容。

【三】你说我的名字让人想怜惜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班主任秉持着男女搭配的原则,要求自主分配座位。我坐在最后一排靠窗户的位置发呆,你就忽然凑过来,笑嘻嘻地说:“小妹妹,咱俩一座呗。”然后拉开椅子就特大方坐在那,完全没有理会我的意见。这样也好,你没有看见我染上脸颊的红晕,我暗自沉默,心脏却在胸腔里不由自主的加快了速度。

陆千帆,我是不是该庆幸,叶汀和我们不是同班,我才能有幸成为你的同桌。

你比我大两岁,从来不叫我名字,都是叫我小妹妹。你看着我的时候,眉眼弯弯的样子特别好看,然后你就会拍拍我的头,像是轻抚一只宠物。

座位排好后,班主任拿起点名册,一脸欢喜的念出我的名字:“连希,连希,谁是连希。”楼下的红榜之上,我的名字位居榜首,全校第一的成绩是我的骄傲。可是那一刻我却像个傻瓜一样腼腆地举起手,轻声回答:“到。”陆千帆,我想,那一定是因为你的光芒太盛,以至于我不再是原先那个得意忘形的模样。

老师满意地冲我点点头,然后继续点名,你凑过来,在我耳边说:“小妹妹,你的名字真好听,让人想怜惜。”你呼出的热气打着旋儿在我的耳边荡漾,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不可一世的连希,就这样在你面前卸去装备,变成了娇羞的小女生。我像个小傻瓜一样在座位上傻笑了一节课。

年少时我们总会遇见这样一个人,他是你的一场劫难,你却宁愿万劫不复。他是你中的癌症,你却为此独守空城。

就像,陆千帆之于我。

尽管知道了我的名字,你还是像从前一般叫我小妹妹,亲切的就好像我们自打娘胎里出来就是亲生兄妹一般。学校里的女生都羡慕我,他们说你从来没有对除了叶汀之外的女生这样好过。可是谁又能明白我的苦涩?你对我的好不同于更不是爱情,若非要说个所以然,我便是你只能疼却不能爱的。

我为此难过了很久,这世上所有的女生都可以用各种各样的手段和方式接近你,讨好你,可是唯独我却只能驻扎在妹妹的位置上,不近不远的距离,不会失去,却也绝不会得到。

【四】要不你就从了他吧

你做什么事都喜欢叫上我,就连有时候和叶汀约会你都会带上我这个小尾巴。叶汀对我也很友好,因为你是这样和她介绍的:“媳妇,这是我妹妹连希。”叶汀拉着我的手大方一笑,你宠溺的看着叶汀,拍了拍我的头:“以后我和你嫂子,你就给我俩当伴娘吧。”叶汀靠在你的肩膀上笑得一脸甜蜜,我僵硬的保持着笑脸,心里却好像打翻了调味瓶,五味陈杂。

那时候我就想,伴娘也挺好,既然不能做你的新娘,那起码可以和你一起步入礼堂,就好像,可以陪你一起老一样。

三人行,我看着叶汀女王般骄傲的站在你身边,你揽着她的腰一脸招摇,我就灰不溜秋站在你们的身后,活生生一个打酱油的。我真恨不得抽俩耳光,告诉自己不能这么犯贱,可是我却宁愿为了多看你几眼憋屈的在你身后撇嘴。

那天我一如往常跟在你们身后,过马路的时候一个愣神,只听见耳边尖锐的鸣笛声,还没回过神,就被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一刻,鼻息间充斥着干净的洗衣粉香味,我抬起头看见一个圆润的下巴。我回过神看着站在我面前的你和叶汀,然后又抬头看了看抱着我的男生,马上跳脱他的怀抱。

“千帆,你妹妹刚才出窍了吧。”男生笑嘻嘻地打趣着,陆千帆走过来拍了一下我的头,皱着眉头说:“你想什么呢?”我有些委屈的别过头山东著名的癫痫医院去,你又拉了我一下介绍到:“这是我的好兄弟顾尧。”

我情绪有些低落,头都没抬一下地应了一声,叶汀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没有说话。然后就是你和顾尧两个人勾肩搭背的走了一道,我和叶汀两个人沉默的跟在后面。

那天我们四个人一起吃的烤肉,我埋头苦吃,筷子就没停过。顾尧和你两个人喝着酒,我能感觉到顾尧打量我的眼神。

吃完饭,我撑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顾尧调侃地说:“你上辈子是饿死鬼投胎吧?”我翻了个白眼没理会。他接着说:“你看你看,原形毕露了,翻白眼的模样真是无比狰狞无比凶神恶煞啊。”

你和叶汀刚好听到这句话,你笑的前仰后合,叶汀站在你身边抿着嘴笑,弄得我尴尬的冲顾尧挥拳头,顾尧左闪右躲蹦蹦跳跳的和我打闹,我们两个人绕着你和叶汀打转。顾尧灵敏的像只猴子一样,我被耍的团团转转,最后气喘吁吁停下来,恨得牙痒痒。可怜兮兮地看着你向你求救,你边笑边拉住冲我扮鬼脸挑衅的顾尧,问道:“尧哥你是不是看上我妹妹了,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逗哪个女生的。”叶汀也凑过来说:“就是就是,反正连希也是单身,要不你干脆就追她,事成之后我还是你嫂子呢。”我瞪圆了眼睛指着你们嚷嚷:“哥,你俩到底是哪伙的?”

原本是胡闹的玩笑,我却没想到顾尧竟然一脸认真地看着我说:“连希小,我说我要追你,你信不信?”

那一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呆呆的看向你,你先是一愣,然后马上笑道:“不管我妹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俗话说,长兄如父,要不连希你就从了他吧!”

【五】拴住她的胃让她一辈子做我妹

期中考试尾声的时候我感冒了,发烧迷迷糊糊的,你坐在我身后着急的一直问我没事吧。你每问我一次我就摇头一次,我在心里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倒下,因为我肩负着给你传答案的光荣使命。我给你传完最后一道题的答案,趴在桌子上就晕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打点滴了,你在我床边的椅子上歪着头睡着了,我想坐起来仔细看看你的睡容,结果那床吱呀一声就给你吵醒了。你睁开眼睛第一件事就是皱眉,然后拍了我的头一下,那天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呀,差点把哥给吓死。”

我一点都没有,我特别白眼狼的在那腹诽,陆千帆我去你大爷的,谁是你妹啊,你别在那一厢情愿的上演“你侬我侬相亲相爱我们都是一家人”的续集了啊!

我这单薄的小身板被一个感冒发烧摧残成了肺炎,我真觉得自己特别悲剧。

我长期出差在外,于是你就义不容辞担任了照顾我的。你说你是我哥哥,你照顾我是天经地义的。我说你快得了吧,我就感个冒,发个烧,别弄得我和半身不遂下半辈子需要人照顾似的啊!你就狠狠敲了我的脑袋一下说你个臭丫头别在那自己咒自己啊!

我住院那一阵子你可勤快了,端茶倒水还带送饭的,你知道我喜欢吃番茄炒蛋,于是你就去学做那菜,学会了还和我显摆说自己是厨艺天才。那天刚好顾尧也在,他说还好连希喜欢吃这么简单个菜,她要喜欢吃满汉全席千帆你就忙去吧。我在那傻乎乎的笑,你正经地说:“满汉全席怎么的,只要我妹想吃,我陆千帆绝对学会了给她做!拴住她的胃让她一辈子做我妹!”

本来听到这句话心里挺开心的,可是我忽然意识到,就是陪你一辈子,也都是以妹妹的身份啊。于是顾尧的下一句话直接给我打入谷底,顾尧说:“你其实是想拴住叶汀的胃一辈子吧!”你没有说话,只是一笑了之,可是我却真心难过了。

我拿着筷子打开饭盒,发现番茄炒蛋没有番茄。我端着饭盒忽然就感动了,昨天我无意中说了句虽然我喜欢吃番茄炒蛋,但是我不吃番茄。于是今天你给我炒完菜后,细心的把番茄都挑出去了。我有些哽咽,吃着饭的时候觉得异常,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什么叫热泪盈眶了。

其实有时候我就想,陆千帆,你如果不对我这么好,我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喜欢你了。<癫痫病医院能查吗/p>

【六】他俩分手,这比世界末日还不靠谱

我拖着带病的小残体来到学校,就知道一特大好消息。这次期中考试全年级一千多人,有八百多人总成绩是五百分以上。这次考试满分七百五十分,我考了六百七十三,陆千帆考了六百二,至于这次整体成绩进步的原因多亏了有福同享不忘兄弟的陆千帆。他抄到我的答案后手机短信给顾尧和叶汀,于是他们再一个接一个的传下去,最后基本整个年级每个考试带手机准备作弊的学生都收到了全校第一连希同学的答案。我当时就想,哇塞,我真是大公无私舍己为人啊!陆千帆你真是全年级同学的楷模啊!

那天我去顾尧班上勒令他请我吃饭,他说没问题,本来就特想“答案事件“的大恩大德,顾尧那模样就和马上要以身相许了似的。

我们在大天围着火锅吃的大汗淋漓,我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在那大快朵颐往嘴里塞煮好的生菜。顾尧看着我特别没形象的吃相直瞪眼,他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问了我一句,我直接就没再吃下去了。他说:“连希,你是不是喜欢陆千帆?”

我夹着鱼丸的筷子直接就从手上掉下去了,我赶忙回答说:“拜托!他是我哥好不好?”顾尧接着说:“紧张什么,我就随便那么一问,反正我可告诉你,他俩分手,这比世界末日都不靠谱,没有是最好的,要是喜欢了……”我说:“怎么样?”他不紧不慢的说:“喜欢了啊,那也没戏。”

我假装特别淡定的哦了一声,继续吃我的肉和菜,可是我却觉得心漏了一个洞,吃多少东西都填补不了。

那天晚上我和顾尧躺在学校的人工上看满天繁星,他的眸子亮晶晶的,兴奋地告诉我哪个是二等星,特别亮的北极星旁边,七个星星组成的像勺子一样的是北斗七星。然后我们就忽然看见了一颗流星,刹那间滑过寂静的空。顾尧一下子坐起来,像个小一样大叫道:“哇哇!流星流星!快!我要许愿!”许愿的时候闭着眼睛,虔诚的合拢手掌,念念有词不知在那嘀咕什么。

顾尧许完愿似乎不过瘾,扔给我一句要去买孔明灯就一溜烟跑走了。回来的时候拎着一个袋子,在我旁边特别认真的写着自己的愿望,然后非要让我陪他一起放。我说顾尧你幼不幼稚啊,多大个人了还玩这些小孩把戏。顾尧笑嘻嘻地回我四个字,心诚则灵。我被这四个字感动了,悄悄拿起笔也写下了自己的愿望。

承载着我愿望的孔明灯升起来了,淡黄色的火焰燃起,然后一点点脱离掌心,升入空中,我看着它慢慢化为一个小点,不禁开心的雀跃。身旁的顾尧低着头有些沉默,而后紧紧拥我入怀,他说“连希,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不轻,一把推开他说:“你别这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顾尧苦笑一下,受伤的眼神望着已经升入空中的孔明灯,轻声说:“流星和孔明灯都是骗人的,其实一点也不灵。”

【七】在你没有男朋友之前,哥哥保护你

据说那次告白失败后,顾尧跑去找你打架了。你肿着眼角来上课的时候把我吓了一跳,你没有理会我吃惊的表情,拍着我的头对我说:“哥不希望你有男朋友。”

这句话说得突然,弄得我有些不知所措。我想再问些什么,可是你却什么都不想说。知道你们打架,也是我后来发信息问的顾尧。顾尧说,连希对不起,我偷看了你写在孔明灯上的字,我知道你喜欢千帆了。就在我紧张怕他告诉你的时候,他接着给我发了一条信息,他说,连希你放心,我没有告诉千帆。

我长呼一口气,却也忽然觉得遗憾。你看,我连间接告白的机会都没有。

放学后我在家温习功课,手机忽然收到你的信息,你说:“在你没有男朋友之前,哥哥保护你。”我合上手机,眼泪不停落下来,那一刻的情绪,说不出道不明,就是有种莫名的委屈。

假期第一天,你在我家楼下等我,给我买了我爱吃的蛋糕。你说你要和叶汀去旅行,你问我要什么礼物你带来给我。其实我特别想说,你不如把自己打黑龙江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包送给我吧。你习惯性的拍着我的头,眉眼弯弯地说:“哎呀,我要有一个多月看不见小妹妹了。”那语气让我听出了不舍,我怀疑我自作多情了。

开学的时候你的无名指上带着一枚戒指,不出意料,叶汀的无名指上也有一枚。你们两个带着情侣戒,幸福的姿态让我有些难过。你果真给我带了礼物,是一个十字架的项链,十字架上面还有一个小银圈,于是我就联想到了那枚戒指。

你生日的时候,我买了一件衬衫送给你。我在店里的时候拿着衣服对着自己在镜子前比划,我想,你穿上一定很好看。不出所料,很合身,你穿着那件衬衫兴高采烈。生日会的时候顾尧也在,顾尧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神情有些落拓。

叶汀你们两个站在一起珠联璧合的样子特别,唱生日歌的时候全场关灯,顾尧趁黑偷亲了我的脸颊。于是后来我就跑了出去,顾尧借着酒劲拉着我的手一直不放,我没想到你竟然也跟出来。你说:“顾尧你别这样,连希不喜欢你,这事不能勉强。”顾尧冷笑了一下说:“那你知道连希喜欢谁吗?”我没来得及阻止,顾尧下一句话脱口而出,他说:“连希喜欢的是你!”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叶汀刚好出来,她看着我,然后又看了看你。她点燃了一支烟,吞吐眼圈,对你说:“千帆,我早就和你说过,连希这丫头喜欢你。”

我低着头,像是做了错事的孩子。你像往常一样拍了拍我的头,不知道你在对谁说,你的声音带着点鼻音,你说:“连希还小,她只是分不清什么是爱情。而且,我只当她是妹妹。”我的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我转身跑开了。

你每次拍我头的时候,眼神总是无限温柔,嘴角绽放温暖的弧度,然后小声说着,你这孩子啊。仿佛我在你眼中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孩童,不谙世事。我始终都是那个你只能疼,却不能爱的永恒。

【八】不能相爱的一对,亲爱像两兄妹。

后来,我转学了。

不是我的鸵鸟心理想要逃避,而是爸带我去了另一个城市。

我换了手机号,断了和你的一切联系。我们就这样散落在了。

很久之后,我听说你结婚了,顾尧也有了女朋友。我不过只是一段插曲,不会影响任何人的旋律。我还是会你的眉眼,你拍着我的头宠溺的笑脸。我一直都没有男朋友,因为我固执的想着你曾经对我说,我没有男朋友之前,你要保护我。

高三的时候,一个高一的男孩子和我关系甚好,我一直把他当弟弟一样对待。他的眉眼和你有些相似,以至于有时候我常常会把他的背影看成是你。不知不觉,我发觉自己有些喜欢他。有一天,他憋红了脸向我告白,我忽然就笑了,拍着他的头,像曾经的你一样,笑得一脸宠溺,然后说了一句:“你这孩子啊。”

那一刻,我忽然明了一些东西。

我想,曾经的曾经,你也是这样的吧。你对我多多少少带着那样一丝一毫的喜欢,所以你才会无条件对我好,对我笑,拍着我的头叫我孩子。你以前对我说过,叶汀是你唯一深爱的,我是你陆千帆这辈子唯一的妹妹。

这个唯一,弥足珍贵,却让那时候喜欢你的我食不知味。

当有一天穿梭在拥挤的人潮,听到陈奕迅沙哑特别的嗓音唱道:“不能相爱的一对,亲爱像两兄妹。就让我们虚伪,有感情别浪费。”

那一刻,我释然了。

以前有人问我爱情是什么,那时候我还没有遇见你,于是我对他说,爱情就是为了一个人奋不顾身的勇气。后来,我遇见了你,也终于更新了爱情的定义。爱情就是两两相忘,最后却依然刻骨铭心的记忆。

陆千帆,直到如今我都还能清楚地记得我们之间林林总总的所有,是谁曾说过,要有多,才敢念念不忘。你始终是我凉薄青里,最绚丽的一笔。

每个不想谈恋爱的人心里都有一个的人,比方说,我的心里,一直有个你。

首发散文网:

© wx.lyynm.com  咖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