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初恋:流水的年流水的你文学常识www.hlmsw.cn,天蕙润�S奢赋活眼霜

来源:咖啡文学网    时间:2021-04-05




花开匆匆,落叶纷飞,时光荏苒而过,物是人非人自叹。八年了,对于你我总是只字不提,对于别人的询问我也总是淡笑避之不谈。都说初恋如桑葚酸酸甜甜,如柿子开口是甜闭口后是涩,当然也有修成正果的就如那苹果由青涩转为甘甜,而我们的初恋却如那树葡萄般甜美得诱人羡煞旁人却奢侈的护着舍不得吃,看它始终高挂枝头,最后遗憾转身!

时间让我以为你早如那一粒沙子沉淀于河床深处,不会再有波澜起伏的一天。可当那天,你弟弟找到我,说了一句:姐姐你能去看看我哥么,他走的很孤单,什么都没带,走时手上就抱了一本书,说让我保护好它。那是一本《诛仙》那本书他从来都没让我们碰,我打开时看到书签上是你的名。哥什么都没说,只是我想他是想看到你的。

那本书还如当初买的一样新,翻开书页有你特大号的艺术签名,还有我哥写的几句话:何日愁消散,几时梦成真!向来缘浅,奈何情深!阿七,十里香花语是:我是你的俘虏!

我听后是长长久久的沉默,据旁边的麦子说,阿七,那一刻你脸上表情很丰富,惊喜、激动、遗憾、难过、无奈一一闪现。我听后笑了,笑的泪珠翻滚而出,嘴角梨涡疯狂旋转,转身而走的我有种沉重的落寞,脚步轻轻的让人有种心酸的疼痛。死了,原来真相竟是死了,去了么。

请了假,买了票,顺着心意回到了高中的母校,那些熟悉的印迹并没有因为学校的几轮翻新而让我变得陌贵港癫痫医院哪里治疗比较好生,随心所欲的走,最后停下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又是到了那个让我产生心魔的地方。那是三棵按照三角对角关系互种的木棉树,但我和他知道只要带着一定弧度笔去画就可以把它们画成一颗心。

再次站在木棉底下,抬首望去,虽仍未到花期,然绿叶葱葱煞是喜人,树干通身的刺,背靠着仍是扎的人生疼,那一幕幕早已为是过往烟云的记忆随着疼痛喷涌而出瞬间将我淹没,那些我和你和她之间的事清晰得犹如发生在昨天。天地间在我眼里模糊成一片,看不清晰的景色,犹如那时看不懂的你,让我忧心让我心悸。

还是那个门卫大伯,他还记得我们,说起我们嘴角带笑的就开始停不下来,说我们如何如何的好,问我们现在怎么样?结婚没有,?孩子了没有?不忍让他失望,我回了句,我们都挺好的!从他那借来一把小锄头,走到木棉树底下,靠近三指的地方开始往下挖,一个紫色的矮口玻璃瓶密封得很好,打开里面是11朵木棉花,经过特制的木棉花保存完好仍如火一般艳丽娇美。现今想,这11多木棉花是不是还有别的含义而不只是木棉花。

天空也是张多变的脸,由明朗突然变得阴沉沉,没有懊恼,犹记得这是我们最爱的下雨天。我坐在回廊上,怀里抱着紫色玻璃瓶,脸上的表情恍如隔世,在明明灭灭的光线里思绪随风随雨随之飘远。

关于你,记忆起初就是一片白,因为你最爱白色,那个时候的你帅帅的脸,酷酷的表情,冷漠的性格,妙笔生花的文章,无一湖北癫痫医院哪个专业不满足那些女孩对初恋白马王子的幻想。你的出场总是带着些不由自主的围观,粉红色的气场甜蜜得冒泡。我是转学生,随着父母搬迁经常转学,并不会说当地语言,总是被排斥的我也是个冷漠的人。我于人群之外第一眼看到你,除了觉得冷并没有什么感觉,我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我们会在转角里遇到。

这个城市有五个很相似的大花园,我经常忘记应该怎么走,从这头绕到那头绕得最后我都不知自己在哪里。看到你,我是记得你的,因为朋友麦子很崇拜你。未免迷失在街头,我硬着头皮向你问路,我以为你该对别人一样对我不理不睬的,可你居然停了下来给我指路,还送我到正确的车站,虽然全程仍是一脸冷漠,但你把我的那一丝侥幸心理化为了现实,以至于在同一个地方我居然能迷路无数次,而你居然无数次的给我重复指路。现在回头想想,不禁莞尔,我们都是爱情的傻瓜。

和你成为前后同桌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一个人的冷漠是因人而异的。对我你好像比对别人要好一点,至少我问你话的时候你会回答,有问题会还写成字条传给我看,画一些漫画我看到时我点评你也不介意,而别人看一眼都不行,有吃的会不由分说的给我。我马大哈总是丢三落四,每次找块橡皮擦,找份试卷满头大汗时都是你告诉我在哪里,画面是挺奇怪的,我自己的东西都不如你知道的清楚,以至于我觉得你像个神棍。我们的相处像像初夏的风一样清爽宜人,幸福此时很简单,我以为我们会这样一直愉快地处下去。

常德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

直到背地里同学传的沸沸扬扬,老师喊我去谈话,我才知原来在别人眼里我和你是暧昧的关系。那时,我仍不以为然,我总相信世界上有如水般纯洁的友情无关风与月,我是个孤独冷漠的人,而你比我更孤独冷漠,我只想让你变得温暖一点,我希望你学会笑。

直到那几次换位置,我们实行的换位原则是往前一个位置往左两个位置,这样谁和谁坐一起就是随机的了,可你就是固执的要做我后面,谁找你做思想工作都没有用,那一刻我看到那些女生眼里的嫉妒,看到男生眼里的嬉笑,你还是面无表情,高冷的坐在那雷打不动。我挺替你担心,索性这事就这样过去了,你赢了。可那事后我猜想,你愿意坐在我后面,是因为我和你是同一类人吧,因为我安静不吵你,因为我们都是缺爱的孩子,外表冷漠疏离其实比谁都敏感希望得到认可。

直到麦子直白的和我说,你问他我是不是很漂亮很可爱很善良之类的话题。麦子一脸八卦相,稍一停顿后,一锤定音的表示你肯定是喜欢我的,要不然怎么会问这种问题。少男少女的心总是容易受季节影响,那时已是夏季,突然觉得天气真是燥热啊!我惊恐的表情让麦子很高兴,并表示他很期待我们的后续发展。虽然嘴上否定,心里也告诉自己不可信,可是心还是不可抑制地受影响了,我开始关注你所说的每一句话,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我在找一个否定此事的理由,一个能让我平静下来的理由,因为我发现我心已乱。

而我更是发觉,不知从何时开始,得了癫痫病如何治疗呢你对我都是有求必应还一副很期待很积极的样子,虽然还是一脸冰冻相但你嘴角有时不受控制的那浅浅上扬弧度是代表愉悦吧?我忍不住瞪眼想看清楚,可总是消失得太快,让我一度以为是错觉。

看到隔壁桌有盆栽,我欢喜的老是往那看,第二天发现我和你之间多了一盆盆栽,你说野外挖的,看着还行颜色够绿就采了。繁忙的学习后总要站起来伸伸懒腰,打开窗户呼吸下新鲜空气,那天我低头看到窗外的花开了,粉紫色的一大片很漂亮,我问你可知道是什么花么,你说那是十里香。我白痴的来了一句,十里香是什么意思呢?你当时沉默不知,没想到你以后偷偷给补了答案。十里香花语:我是你的俘虏!爱的纯粹不自知,爱得默然无语在心。

多少年以后,我并不想记清是几年过去了,我只知道我大学毕业出来工作几年了,可你总是时不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那本书,你弟弟对我说:姐,我把那本书和我哥一起火化了,火化时颜色五彩缤纷,很好看,我哥嘴角含着笑意,我想他是幸福的。他说让我在他坟墓周围种上一片十里香和三棵木棉,我不懂什么意思只是照做了,那里现在很漂亮,你要去看看么?要去看看么?

是啊,林漓,我该去看看的,无数个晚上,梦里那粉紫的美丽,你安静的躺在那里,也是希望我能去看看你的吧!如今正好夏季,挑个我们都喜欢的下雨天,撑着把油葱水绿的伞去看你,你心里肯定是欢喜的,那伞你可是熟悉?

© wx.lyynm.com  咖啡文学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